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喜大普奔168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02|回复: 0

一部红楼,说尽人生百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4 01: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楼梦》

是一本值得用一生去品味的书

二十岁读红楼,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三十岁看红楼,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四十岁品红楼,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很幸运能有缘在学习红楼梦,正如蒋老师说的红楼梦是一本佛经。书里的人物的不管是地位尊贵还是卑微的,都有喜怒哀乐,刘姥姥没有贾母的尊贵,贾母羡慕刘姥姥硬朗的身体,恨自己凡事都得依靠他人,像个老废物般。贾府繁华和凄凉的对比,大家都在为链二嫂子(王熙凤)庆祝生日,宝玉却到荒郊野外的水仙庵祭奠已逝去的生命,在宝玉的眼里,每个生命都是宝贵的,值得尊敬。富裕和穷困的对比,贾府吃一顿螃蟹宴、却能吃掉刘姥姥全集好几年的生活费用。

章节间一个个隐喻,让你觉得每个情节都不是单一存在的,都有深意。看着金钏儿投井的那章,金钏儿投井前的发钗掉进井里的俏皮话,反而成了她最终的归宿。

蒋老师说这是本青春王国的书,确实是的,找到了很多儿时的感觉,我们和他们都一样贪玩,都一样害怕长辈的批评,虽然隔着300年,原来和他们有这么多共鸣。希望自己也能时刻提醒自己在对待孩子们的成长期,也能够多尊重他们的感受,理解他们做事情的背后的原因,也许是好奇,贪玩,也许是一种真情……

善和恶,作者丝毫没有对角色的个人批判,而是客观的表达出来,让读的人来欣赏和体会。有权有势的链二嫂子(王熙凤)却时时惦记爱出轨的丈夫自己,丈夫出轨又是妻管严的后遗症。读了这些就知道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可惜自己没有早读红楼梦,读后会学会多一份宽容和慈悲。

听蒋老师的讲解,自己完全进入角色中,时而发现自己也有多面性,有时候宝玉那么博爱,有时候又有点像黛玉那样真性情,有时候又想像宝钗那样处事周到。 自己会跟着黛玉哭逝去的青春,又会赞叹宝钗的博学,又欣赏宝玉的对人的不忍和慈悲。

老师的讲解是结合自己的经历和真实的感悟,听了后会跟着笑跟着感动。我想要是没有老师的讲解,我独自阅读的感悟肯定是浅浅的,甚至是遇到很多不理解的地方就会绕过去或者甚至会中途而废,而有了老师的用心讲解有时候觉得像涓涓细流,有时候又像遇到了电闪雷鸣的天气,总是期待听到下一回,听了还想听。早上起来听,上下班路上听,睡觉前再听一听,就像一汪洗涤心灵的泉水,就像一部活生生的佛经。(以上文字:静子)

他是蒋勋,我的精神导师。

美是一种感受,此刻 愿我们心灵相通。

为此,我们邀请蒋勋老师,为你带来他反复阅读《红楼梦》三十多遍后的系列讲座录音集,让他从美的角度出发,以情感的力量梳理《红楼梦》文本中渗透出的细微感情,为你『细说红楼梦』。

席慕蓉说:

他是这个时代踏入艺术门槛的最佳引路人

林青霞说:

他是我的唯一偶像,

是我的半颗安眠药,

能给予我内心安定的力量。

他是台湾美学大师,知名作家、诗人、画家;

他是这个时代的哲人,也是美的布道者。

他是蒋勋。

四年讲解《红楼梦》

从腌菜阿妈到豪门贵妇

他看尽俗世烟火与繁华幻灭

九十年代,在台北、高雄两地,蒋勋曾用四年时间逐页讲解《红楼梦》。

在台北,听他讲《红楼梦》的成员大多是台湾政经大佬的太太或儿媳,名媛贵妇。林青霞也是台北班的一员。

那时候,她母亲刚跳楼不久,父亲重病,每周五都需要从香港飞到台北照顾病人。重压之下,听蒋勋讲《红楼梦》成为了她一段特殊的修行。

在媒体采访时,林青霞跟把蒋勋比作她的半粒安眠药,说他可以让自己在不许她胖、不许她丑,到处有人拍她哭、拍她笑的世界里找到坦然自在,和容易一些的睡眠。

日常面对着这些低垂着眉眼、喜怒不形于色的豪门名媛,蒋勋更多的是感慨。他说:

“豪门家族的故事太惊人了。她们不会有表情在脸上,她们也不被容许有表情。她们才是真正的红楼梦中人。”

后来在一次画展上,一位在高雄做腌菜的乡人说:

“蒋老师,你老提《红楼梦》。我是一个没受过很多教育的人,没看过《红楼梦》,也看不懂。你可不可以在高雄讲一次?”

蒋勋立刻答应下来。

而在此之前,李登辉和陈水扁都曾邀请蒋勋到官邸讲《红楼梦》,蒋勋拒绝了。理由是进官邸要搜身,他嫌麻烦。

高雄班最初只有二十个学生。慢慢地一个拉一个,到了三百人之多。这些成员大多是贩夫走卒,很多人在菜场卖腌菜,上午去做生意,下午来听蒋勋的课。

相比台北班的矜持,升斗小民组成的高雄班直截了当。听到喜欢的地方,他们会大笑;听到悲伤的地方,会抹眼泪。

八十回讲完,腌菜朋友们给蒋勋办了一个晚会,送了他一条签满名字的内裤。蒋勋不解其意,腌菜朋友说:你讲晴雯和宝玉交换内衣最让我们感动,所以我们要跟你交换内衣。

四年学习结束,贵妇人们也给蒋勋办了一个聚会。

“房间里布置着从纽约进口的牡丹,华丽得不得了。可是我的几位学生在几年之内都‘走了’。她们有惊人的美貌,却几乎没有快乐的人生。”

蒋勋回忆道。

两批不同的学生,让蒋勋真切地触摸到了《红楼梦》的内核:繁华和幻灭的相生相依。

“《红楼梦》是我母亲的故事,

但也是我的故事”

“我读《红楼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母亲。”蒋勋说。

蒋勋的母亲是西安正白旗的旗人,她的祖父做过知府。从蒋勋三四岁起,母亲就时常跟他讲西安知府衙门所在的“二府街”和那间气派的大宅:什么地方走几步有一个佛堂,再走几步有一家绸缎店,祖宗的画像怎样挂在墙上……

母亲的大脑里有一张三维地图,清晰的烙印着她记忆中过往的繁华。

辛亥革命时期,家族急速衰败,曾经的大家族一夕之间只剩下外祖父一个男丁。繁华落尽,蒋勋的母亲经历了1949年再一次大逃亡之后,身上什么都没有了。

(左一为蒋勋)

她只剩下回忆里沉甸甸的家族历史和记忆中《红楼梦》。二者彼此交叠,构成了蒋勋童年独特的美学体验。弹墨的椅垫、雕花窗、抄手游廊、荣禧堂的对联、九龙金字大匾……他为无数小细节着迷。

“其实那时候我们逃难到台湾,什么都没有。可我还是觉得,这一切怎么会那么熟?”

后来蒋勋读过很多红学考证,读一读,就觉得索然无味。

“《红楼梦》是我的故事,我不觉得它影射什么人。”

蒋勋很小就明白,《红楼梦》其实是一个回忆。

借曹雪芹的眼

他看到所有人

在所有宝玉怜香惜玉的事迹里,蒋勋用“惊人”形容晴雯临死那一段:

宝玉赶到时,晴雯已说不出话,她只有两个动作:一是跟宝玉换内衣,一是咬指甲。

“我觉得好动情。如果曹雪芹是贾宝玉,一个少爷怎么会注意到丫头的个性?所以说,曹雪芹了不得,他能看见所有的人。”

石印本的《石头记》一直放在蒋勋床头。读了几十年《红楼梦》,他慢慢有了一双曹雪芹的眼睛:

年轻的时候,喜欢宝玉的爱博心劳;喜欢黛玉的高傲、绝对。当时的他读到贾瑞那两回时,心里会暗骂“下流”。

但年长后,贾瑞反而让蒋勋一读再读:那是天真的年轻人受到情欲煎熬的真实写照。

“曹雪芹没有这么强烈。可是他写出了若干个像马道婆、贾璜太太一样,依附在贾家上的寄生植物。”

在蒋勋看来,曹雪芹平静的背后自有一种慈悲,没有哪个作家能像他一样,以平视的视角,写尽微如草芥的人生。“十年增删”对曹雪芹而言是纸上功夫,更是心头的功夫。

“落难之后人不会没有牢骚,没有怨恨。十年必须修行到把所有的牢骚去掉。把所有的爱恨都放平了,才是好小说。”

不卑不亢,不喜不伤,用流水一样平和的目光去看《红楼梦》,这是蒋勋用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反复阅读得到的体会。

但近几年,他却看到越来越多的《红楼梦》解读,总是试图从中教我们一些处世之道、社会成功学。他更希望能够把文学还原到我们生活最可爱的部分,让大家从文学中找回人性的温度与生活的智慧。

于是,我们邀请蒋勋老师,为你带来他反复阅读《红楼梦》三十多遍后的系列讲座录音集,让他从美的角度出发,以情感的力量梳理《红楼梦》文本中渗透出的细微感情,为你『细说红楼梦』。

《蒋勋细说红楼梦》

160期音频,每期70分钟

听蒋勋逐页讲解八十回红楼全集

仅需199元

(可永久回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炎黄贵胄四海行,喜大普奔一路发

免责声明|手机版|Archiver|喜大普奔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6-20 00:15 , Processed in 0.12146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3

© 2013-2020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