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喜大普奔168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5|回复: 0

疫情迷惑行为揭秘!全世界究竟为什么抢厕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4 01: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北京报道

这是谜一样的行为——全世界在疯狂抢购厕纸。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抢购厕纸的风潮从香港开始,席卷日本、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

“抢厕纸”频频登上各大媒体头条,最夸张的一则新闻是,澳大利亚“厕纸抢购潮”中发生了女顾客为抢购厕纸拔刀威胁另一顾客的事件。

始于中国香港的厕纸抢购潮

这一轮全球“厕纸抢购潮”最早出现在中国香港与日本。这两个地方的居民,都曾因社交媒体上传言疫情期间中国内地造纸厂停工、厕纸供应不足,而引起抢购。

1月下旬,香港出现市民通宵排队买口罩现象,继抢购口罩等抗疫用品之后,超市内的厕纸和纸巾类产品也成为市民的抢购目标,货架被长期淘空。

当时“内地厕纸生产工厂停工”的谣言经加工后在网络上疯传,尽管香港特区政府已多番辟谣,仍无法阻止市民的“厕纸抢购潮”。发展至2月17日,香港旺角道一超市竟发生罕见的“抢劫厕纸”案。

然而,香港的厕纸并不短缺。

2月16日,香港消委会总干事黄凤娴就公开表示,过去两周他们已经与纸商紧密沟通,纸商存货不少而且厂房在2月10日已全部开工,送到香港的订单量以倍数计,呼吁市民不要抢购厕纸。

“香港人‘怕死’,早早就戴口罩了,疫情一发生就有要求政府宣布‘封关’的声音,抢物资当然也是走在前面。”香港市民谭先生略带调侃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谭先生说,“怕死”是由于香港市民在经历2003年SARS疫情后,大众情绪较为敏感。2月初,香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增,恐慌情绪进一步上升,此时,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引发混乱。

美国心理学会和消费者心理学协会成员彼得诺埃尔默里说,当人们过度恐惧的时候,会触发自我肯定的需求,驱使人们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比如购买一年量的厕纸,它淹没了人们不需要这么做的常识。

日本人每年进行“囤纸”宣传

如果说,抢购厕纸是因为中国香港市民较早地进入了恐慌情绪,那么,日本人的“厕纸抢购潮”则是由来已久。

上世纪 70 年代,石油危机的出现,使得原油价格上涨,许多发达国家出现经济衰退,日本时任通商产业大臣中曾根康弘向民众呼吁节约用纸,以致出现全国性的囤积厕纸现象,如今,当时的记忆仍留在许多日本中老年人脑海之中。

此后,日本几次地震也出现过厕纸短缺,试想身处天灾之中,上厕所还没有卫生纸,确实是雪上加霜。

因而日本政府往年积极宣导防灾经验,呼吁民众在家中多准备一些应急物品以防备地震、海啸等突发灾害。

自2014 年开始,日本经济产业省还会在每年防灾日(9 月 1 日)的前一天,进行“囤纸”宣传。日本经济产业省称,如果有(纸)的话,就不会有后顾之忧。

并且,日本经济产业省官方公布了两个结论:以2011年3月11日强烈地震及海啸为例,日本灾民经历了各种物资短缺,尤其是缺乏厕纸;国内约有40%的厕纸在静冈县生产,而地震专家预测这一地区今后很可能会遭遇地震及海啸,一旦该县发生地震,日本厕纸产量势必锐减。

于是,“遇灾囤纸”的消费行为得到不断巩固。

而此次日本出现“厕纸抢购潮”,源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将敦促全国范围内的中小学从3月2日起停课后,在网络上散播的一则传言。该传言称,因日本厕纸原材料大部分自中国进口,且部分材料和口罩的原材料相同,随着口罩的大规模增产,今后有可能出现原材料严重不足的局面,进而导致厕纸缺货。

在日本政府宣布中小学全面停课的第二天(2月28日),厕纸突然从日本各个商家的货柜上“消失”。

虽然,日本造纸厂第一时间站出来解释,生产口罩的原料是无纺布,生产厕纸靠的是纸浆,厕纸制造商也纷纷表示日本厕纸的原材料98%来自日本国内,目前库存充足,甚至政府部门也表示厕纸供应充分,希望民众不要恐慌,但是,“厕纸抢购潮”依然没有停止。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POS机数据的销售信息显示,厕纸、厨纸、尿布等卫生用品的销量在2月28日悄然达到一个月来的最高峰,为日常的5到7倍。

看过日本民众“遇灾囤纸”的历史由来后,或许能窥知其中原因。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是,日本的交通运输系统无法承担突然增加的物流压力,即使厕纸库存充裕,但是缺乏将厕纸从仓库搬到货架前的手段,消费者还是没办法在商场看到厕纸。

货架上没有厕纸,又加重了民众的真实恐慌。

“买点买得起的必需品,比较有安全感”

抢购厕纸的风潮似乎会“传染”,当美国、澳大利亚等地疫情暴发后,也引发了厕纸等产品的囤积。

西雅图一家超市卫生纸货架被抢购一空(受访者供图)

“抢纸是真的,我觉得就是感觉生活无法操控的时候,买点买得起的必需品,比较有安全感。”在美国留学的Xiaochen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因为厕纸这东西没有替代品,一旦没有了,内心肯定会害怕,她还看到有囤卫生巾的,都是因为没有替代品。

伦敦大学学院消费与商业心理学讲师迪米特里奥斯齐夫里科斯分析,抢购厕纸已成为恐慌的“标志”,“人们感到不确定的时候,就会变得不理性和神经质,比如在面对洪水这些灾难的时候,民众可以做好准备,因为知道需要多少物资,而现在很多人对新冠肺炎一无所知。走进超市时,当人们想要重新找回控制感时,便会被厕纸的大包装所吸引。”

按他的解释,全球蔓延不止的疫情,使陷入恐慌的人们通过抢厕纸来找回控制的欲望。

不过,有一项专门针对各国厕纸消费的调查则提供了另一个角度的观察。

图片来源:Statista网站

全球市场和消费者数据提供商Statista的网站在2018 年曾发布了一项针对“每人每年厕纸使用量”的调查,其揭示了世界厕纸消耗排行榜,此次疫情因为抢厕纸出名的日本、澳洲、美国、英国赫然位列前 5 名,美国则以人均 141 卷位居榜首。那么,这些国家尤其是美国,民众“囤纸”是因为本身费纸吗?

“美国的厕纸一卷很少,就是米数比较短,质量倒是很好。”Xiaochen认为,这可能是美国人统计中“最费纸”的主要原因,而美国的公共厕所基本都是马桶,很多市民上厕所要拿纸巾铺在马桶坐垫上,公共厕所比家里更费纸。

超市限购:“我不由自主地提了一卷”

疫情发生初期,澳大利亚确诊病例数一度维持在15例,而且病人陆续治愈出院。不过,随着疫情蔓延至全球多地,澳大利亚的感染人数开始迅速增长,国外输入病例也在持续增多,3月2日还确诊了首例没有海外旅行史的本土感染病例。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迅速响应,在3月5日决定对韩国实施入境禁令,并延长了对伊朗的旅游禁令,11日,宣布对意大利实施旅行禁令。

当地居民也开始了恐慌性囤货行动,洗手液、卫生纸等日用品成为目标。如前所述,3月6日,在澳大利亚悉尼的一家超市里,一名女顾客竟为了抢购厕纸拔刀威胁另一名顾客,引发骚乱。

英国超市同样面临着厕纸即将被买光的处境 (受访者供图)

目前定居澳大利亚的华人Jennifer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说,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大家都在抢厕纸,但是看到别人都在抢,并且货柜上都快没有了,就影响了那些没有存货的和正常购物的人,大家都怕要用的时候买不到,所以就都在抢。

诚如中央昆士兰大学健康、医学与应用科学学院研究员亚历克斯罗素所说,抢购卫生纸主要是因为它们体积较大,一旦脱销就会令空空如也的超市货架十分显眼。如果是洗手液等小物件脱销,造成的空荡感不会这么大。

Jennifer提起之前去超市买东西的经历,“那天碰巧看到了店员在补货,我就不由自主地提了一卷。”她说,其实,当时也有犹豫,但是旁边补货的店员也叫她买,一直在说“It won’t last for 20 minutes, go and buy it.(厕纸不会超过20分钟就要卖完,抓紧买)” 。

随着澳大利亚市民抢购“热情”的不断高涨,也逼得澳大利亚几大超市先后出台“限购令”。两家大型连锁超市伍尔沃思(Woolworths)和科尔斯(Coles)曾规定,每名顾客每次限购4包卫生纸。

由于抢购仍在继续,两大超市的“限购令”被迫升级,伍尔沃思目前允许每人每次购买2包卫生纸,而科尔斯只允许每人一次购买1包。跨国连锁仓储式超市开市客(Costco)则规定,每人一次购买2包。

因为疫情期间,网上下单拿不到货,商场又限购,Jennifer说,现在只能天天去商店,以至于每次她出去买东西,不管是什么,基本都是看到了就先抢到购物车里。“虽然政府一直在呼吁不要抢购,但是便利店、超市的货架上好几天都不见有东西,就算之前有存货,但是生活消耗品每天都要用的,也不得不去抢购了。”

责编 | 陈栋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炎黄贵胄四海行,喜大普奔一路发

免责声明|手机版|Archiver|喜大普奔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4-5 00:00 , Processed in 0.11473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3

© 2013-2020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