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喜大普奔168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回复: 0

我家住农村,20岁时高位截瘫,4年后成省赛亚军,妈妈又哭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00: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姚瑞,今年24岁,家住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风陵渡镇的凹里村。20岁时,我因一场车祸,造成胸部以下高位截瘫。车祸后,我一度悲观、消极,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但在妈妈的陪伴和鼓励下,我流着泪强忍疼痛做康复训练、在地上爬行锻炼臂力,终于在4年后能够拄着拐杖站立。2019年6月,我有幸被残联选中,经过两个月的强化训练后,在山西省残疾人乒乓球比赛中获得了第二名。这次比赛,让我重拾信心。

我从小是一名留守儿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山下的小村子。爸爸是一名退伍军人,和妈妈结婚后,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两人一起外出打工,后来在陕西、河南等地做物流中介,期间先后生育了我的姐姐和我。爸爸妈妈特别能吃苦,尤其是爸爸,凭着一股军人的韧劲,逐渐在外闯出一片天地,让我们家成为村里第一个拥有电脑的家庭。图为上初中时的我。

2009年,就在全家的生活慢慢好起来的时候,爸爸突然在河南遭遇车祸去世,把家里年迈的爷爷奶奶、年幼的姐姐和我都丢给了妈妈。妈妈为了给爸爸打官司,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外省奔波了一年半,才将官司打赢,但肇事方无钱赔付,妈妈最后也只拿到了保险公司支付的20多万元赔偿。图为幼年的我和爸爸妈妈的合影,这也是我唯一一张和爸爸在一起的照片。

处理完爸爸的丧事,妈妈又坚持做了两多的物流中介但她一个人实在做不成,赔了些钱后无奈地回了家在妈妈独自在外打拼那两年,我初中毕业,为减轻妈妈的负担,我跑到太原富士康打工。期间,妈妈把姐姐的婚事办了,一桩心事了了后,她又在北京找了份站柜台的工作。此时,因为家中还有年迈的爷爷奶奶要照顾,我就结束了在太原的打工生涯。图为我(右一)在太原打工时和工友们的合影。

回到家后,我在镇上的一家火锅店找了份工作,每天骑着摩托车上下班。20161月8日(十一月二十九)摩托下班回家,在弯曲的乡间公路上,不慎与前面一辆急刹的小轿车发生追尾事故,我被撞击的惯性甩出,狠狠地摔到柏油地面上,之后就人事不省,昏死过去。图为2019年11月,我在家里做康复锻炼,79岁的爷爷站在院中看着我。

事故发生后,我被人紧急送到当地医院抢救,但因摔伤太严重,医院无法治疗,得到消息的妈妈坐上高铁就往家里赶,同时打电话让二舅把我转到了西安的大医院。经过治疗,我的命保住了,但胸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在西安治疗的一个多月里,我经历了多次骨头和神经方面的手术,之后又转到山西侯马的一家康复医院接着做康复治疗。治疗和康复期间,都是妈妈陪着我。图为我的妈妈。

这次交通事故我是全责,但另一方出于人道考虑,拿出了20万元给我治疗,这些钱经过手术和康复,很快就花完了,家里又贴了5万元多。妈妈跟我说,即便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她也要把我治好。我记得在西安做完手术后,全身都不能动,妈妈怕我肌肉萎缩,白天晚上帮我按摩,一直坚持了半年多。图为我家的院子。院中的正房是两孔窑洞,左侧的砖瓦房是爸爸去世后翻盖的。

特别是在侯马医院做康复时,我每天8个小时的锻炼那时的我插着尿管,大小便都控制不了,经常康复还没完,就拉了。妈妈每天的事情就是给我做饭、洗澡、按摩,每天晚上还要起来两三次给我翻身。在康复治疗的8个月内,妈妈躺在病房简易床睡过一个安稳觉。图为2019年11月,坐在家中炕上的妈妈抱着我的小外甥和我说话。姐姐和姐夫外出打工,孩子留给了妈妈照看。

2016年9月底,我和妈妈从医院回了家。家后,我的腿还是没有一点知觉,妈妈就用从医生那里学来的方法,给我做针灸擦药酒、艾炙,帮我活动腿部,按摩肌肉。就这样又做了半年左右,我的左腿慢慢有了知觉,妈妈又让姐夫在院子里装了不到100米长的两根铁管,每天催扶着杠子来回地锻炼图为安装在院子里的铁管,一直到现在我还在使用。

刚开始,我的腿是软的,妈妈给我的双腿装上支架让我锻炼。后来,双腿慢慢有劲了,一条腿、一条腿卸下支架,撑着双拐走。夏天,为了锻炼我的肌肉,妈妈买了一块大垫子放在院里,让我趴在上面里爬。就这样,在妈妈的不懈坚持和鼓励下,2017年7月,我慢慢地能够拄着拐杖独立行走了。后来,妈妈还用节省下来的两千多块钱,买了一台跑步机放到了我的房间,让我每天坚持锻炼

其实,出事故后,我一度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本来身体好好的,现在却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动也动不了,连翻身都要妈妈帮忙,有些自暴自弃,有时候还对妈妈发脾气。看着我痛苦不堪的样子,妈妈不止一次哭着跟我说:“儿子,你一定要坚强,人活着本就不容易,这是你人生中的一道坎,一定要迈过去。只要你能够自理,妈妈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你要是迈不过去,妈妈活着还有啥意义?”图为在做康复的我。

看着明显憔悴变老的妈妈,不想让她落泪的我坚持了下来,忍着各种疼痛和不适坚持锻炼,终于在2018年上半年恢复了生活自理,妈妈的脸上也重新出现了笑容。我高位截瘫后,县残联做了备案,登记了残疾信息,治疗康复期间,残联的人经常过来看望。今年上半年,残联的人看我恢复得不错,鼓励我报名当一名残疾运动员。为了让妈妈放心,也为了能够独立生活,我就报了名。图为我在家中锻炼时紧握铁管的手。

我从小喜欢运动,上小学时就经常在学校的水泥台子上打乒乓球,出事故前还喜欢打篮球。报名后,我被县残联送运城市进行集,在那里,教练根据我的情况,让主攻乒乓球和投掷。今年6月,正式训练开始,我练得很辛苦,除了每天的8个小时,我晚上也总抽出时间打一打。两个月后,一起来的十多个小伙伴最后只剩下七八个人,我坚持到了最后9月份,我代表市里参加省里的乒乓球比赛,意外地了第二名。

比赛结束后,我拿着奖状给妈妈看看,妈妈又哭了。看着妈妈不停地擦眼泪,我心里其实蛮高兴的,因为我知道这是妈妈看到我的自信心恢复了。这张奖状给了我自信,也给了妈妈安慰。为了我,妈妈太累了,我只有活得更好,才能报答她。现在,我的轮椅铁饼投掷最好成绩已到20米我要好好训练,力争在这个项目上再拿个奖项回来。图为我在院子里和妈妈说话。(自述/姚瑞,采编/大河乡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炎黄贵胄四海行,喜大普奔一路发

免责声明|手机版|Archiver|喜大普奔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2 12:13 , Processed in 0.10096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3

© 2013-2020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