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喜大普奔168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9|回复: 0

21世纪军事冲突的可能模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20:25: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53

丁力

在巴黎召开的气候大会期间,俄罗斯总统弗拉迪米尔·普京说,土耳其击落俄国战机是为了保护伊斯兰国(IS)向土耳其运送石油的路线。土耳其和叙利亚是邻国,非法销售石油是IS的主要收入来源。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否认了这个指责。他要求普京拿出证据,并且说,如果普京的指责得到证实,他就下台。这句话被认为含有一个暗示:如果不能够出示证据,普京就下台。这两个国家都在打击伊斯兰国,以及叙利亚境内的其他目标。埃尔多安还说,两国可以被看作是“战略伙伴”关系。

普京声称,当时这架俄罗斯苏-24战机在叙利亚领空,没有进入土耳其境内。而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伊丽莎白·特鲁多支持俄罗斯战机被击落时已经进入土耳其领空的说法。她说,侵入证据来自土耳其和美国。美国也在轰炸叙利亚的IS目标。特鲁多还否认了俄罗斯向美国通报了飞行路线和时间--这是俄罗斯认定土耳其知道这架飞机是俄罗斯的理由。她说,美俄之间没有在这方面进行协调。

俄罗斯和土耳其的争端还有待双方拿出证据。不过,土耳其显然不仅是为了保护领空才击落俄罗斯军机。双方的历史恩怨极深,在中东有巨大的利益冲突,两国都要扩大在中东的势力。土耳其激烈反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而俄罗斯出兵的目的则是要挺住阿萨德;土耳其在打击IS的同时,不愿意看到库尔德人坐大(因为土境内的库尔德人在寻求独立),还要保护叙利亚境内的土库曼人,反对俄罗斯频繁轰炸土库曼地区。

击落事件

今年10月以来,因为轰炸叙利亚--其目标包括伊斯兰国--俄罗斯已经损失两架飞机。一架民航客机被恐怖分子放置的炸弹炸毁,机上200多人无一幸存;一架苏-24军机被土耳其击落,两名飞行员中的一位在跳伞中被地面火力打死,另一位获救。

伊斯兰国的崛起给国际政治带来了更大的变数。这个极端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攻城略地,不断制造恐怖事件。

11月13日在巴黎发生了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造成100多人死亡。IS宣称对此事件负责。11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一致通过打击IS的决议。从去年开始,50多个欧洲和阿拉伯国家就已经在联手打击IS。巴黎袭击事件和俄罗斯客机被炸都是IS的恐怖报复。

而打击IS的一些国家貌合神离,彼此的打算甚至还有冲突,它们的主要对手并不是IS。11月24日,土耳其F-16战机击落俄罗斯苏-24战机,两国对事件的描述各不相同。土耳其说,俄罗斯军机侵入了土耳其领空,土耳其曾对俄罗斯飞行员发出过10次警告。俄罗斯说,苏-24没有进入土耳其领空,是在叙利亚上空被击落的,而且飞行员没有收到过警告。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表现得相当克制。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说过,不准备为此对土耳其开战。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曾对土耳其说,下不为例。俄罗斯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措施也比较温和。普京在11月29日签署制裁令,禁止包机往来俄土航线,严格监督土耳其运输公司在俄境内的活动;旅游公司不得办理前往土耳其的手续;从明年1月1日起,除外交等人员外,土耳其公民暂时不得入境俄罗斯。在2014年,土耳其接待了300多万俄罗斯游客,是俄罗斯最大的海外旅游目的地。相比之下,去年到土耳其的中国游客只有20多万。

普京的制裁令中没有此前所说的加强对进口土耳其水果和蔬菜控制的内容,也没有减少对土耳其出口天然气的内容。土耳其严重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但俄罗斯缺少打经济仗的能力。因为全球能源价格大幅下跌,能源出口大国俄罗斯损失重大,虽然对中国出口卖了极高的价格,并能收到大笔预付款,但中国也开始更多地从沙特等国购买更便宜、更优质的石油。去年3月,俄罗斯兼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受到西方国家经济制裁,卢布比值持续下跌。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不方便给自己困境之中的经济雪上加霜。

埃尔多安的表现相对强硬一些,他拒绝绝了向俄罗斯道歉的要求。他还说,普京在玩火,但也说,他为这个事件感到“哀伤”。土耳其强硬地表明了继续保护领空的决心,也委婉地向俄罗斯示好。11月30日,被害的俄罗斯飞行员遗体在被运回国的途中经过土耳其,受到礼遇。至少到目前为止,苏-24被击落事件没有扩大的趋势。

中东和巴尔干都曾经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一部分。在1999年北约轰炸南联盟之后,巴尔干半岛逐渐平静下来,中东取代巴尔干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火药桶。中东的许多地方交织着各种矛盾和恩怨,其他国家不愿意涉足太深,这也是IS能够壮大的原因之一。现在虽然有多个国家在轰炸IS,但它们并没有把IS视为具有重大威胁的共同敌人,而是各怀心思,追求自己的目标。

不管怎样,在中东发生的这些事件或许指示了21世纪军事冲突可能的模式。无论打着怎样的“科学”和“主义”的幌子,人类对未来的预测总是不可靠的,甚至造物主都没有想到他的创造物如此堕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的几个月,没有人预料到将在欧洲发生这样大规模的战争,更不要说后起之秀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核冷战比常规武器的热战有更大的潜在危险。人类的愚蠢和疯狂经常能够在事后把自己吓一跳。但对未来的预测又是必要的,我们总要对未来做一些准备,以免在将来吓坏自己。很快就要进入21世纪的第16个年头了,现在也许可以抓住一点苗头。下面简单分析这个冲突模式的构成因素。

民族主义

在许多国家,民族主义正在上升之中。民族主义不是对本民族的朴素的爱,更多的是对其他民族的排斥、蔑视,甚至仇恨。民族主义常常是一种由封闭产生的情绪,而较少有“主义”的成分--虽然那些成分也是经不起考究的。民族主义不是欠发达国家的特色,在一些发达国家也有市场。有一种民族主义混杂着对往日帝国的记忆、重振过去雄风的愿望,这在土耳其和俄罗斯表现得较为明显。这次击落军机事件,很大原因就是一个试图重振往日帝国雄风的俄罗斯与一个有同样目标的土耳其在叙利亚相遇。抛开阴谋论,历史背景也足以解释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的这次冲突。

往日帝国的继承者都会对那段历史有清晰的记忆和深切的怀念。俄罗斯和土耳其分别是两个横跨欧亚的大帝国的孑遗,它们的前身不仅统治过许多民族,也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冲击,多年前已经开始瓦解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1922年终结,失去了在阿拉伯地区和欧洲东南角的大片领土;沙皇俄国在1917年被推翻,让位于布尔什维克的统治。

帝国都提倡超越民族的价值观,而帝国的分裂在很大程度上是民族独立思想的结果。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瓦解,欧洲民族(如希腊人)当年中东的殖民宗主英国利用了这一点。苏联解体,也是以民族国家边界为分割线,虽然这些国家仍然是多民族的。

在分裂的土地上,民族主义情绪生起。许多俄罗斯人寄希望普京恢复往日的荣光。普京夺取克里米亚,支持率大升。在苏联解体之后的很多年内,俄最有号召力的政客之一是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他是民族主义者,在莫斯科大学就学时的专业是土耳其语,但并没有因此对土耳其产生亲近感。日里诺夫斯基在政坛上的崛起是从排斥非俄罗斯人开始的,而土耳其人是他的主要攻击目标之一。他现在仍然活跃,是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普京的坚定支持者。日里诺夫斯基没有直接参与俄罗斯对外政策的制定,但他的民族主义立场受到许多俄罗斯人的喜爱,他的观点也能够对外交施加影响。不过,他这次的言论倒是很平静。

下转 34版

上接 33版

土耳其总理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说,是他下令击落俄罗斯飞机的。这个消息的来源非常不可靠,却合乎情理。击落俄罗斯军机显然是一个过度反应。按照土耳其的说法,苏-24进入土耳其领空的时间仅有17秒。这很可能是一个事先决定了的行动。此前,土耳其已经在指责俄国军机侵犯领空。达武特奥卢是外交政策专家。他会说德语、阿拉伯语,曾担任外交部长,是一个有自己理论的外交家,曾被美国的《外交政策》期刊评为世界“顶尖思想家”。达武特奥卢改变了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倾向。土耳其有意成为从中东到中国的新疆突厥语系民族的护主,还要成为伊斯兰世界的领袖。它或许没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但足以使中东及以外地区的局面更加复杂。

俄罗斯军机在土耳其-叙利亚边界轰炸的是土库曼人,一个突厥语民族。射杀俄罗斯飞行员的是当地游击队土库曼旅,他们反叛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埃尔多安说,土库曼人是他们的“亲人”。土耳其不能容忍俄罗斯轰炸土耳其的亲人。保护受欺压的弱者是正义行为,但这种保护是有限的。库尔德人大约有3000多万,分布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一半以上在土耳其,长期追求自治或独立。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在和政府军及IS作战。埃尔多安严厉打击国内的库尔德人,并因此赢得众多土耳其人的拥戴。

土耳其的民族主义超越了民族界限,还含有宗教的因素。

埃尔多安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穆斯林。他的妻女在公共场合带面纱,把脸遮住。埃尔多安曾经因为“反世俗化”而被捕。他在2003年当选总理,后来又修改宪法,在2014年继续当选为总统,把虚权的总统变成拥有实权的总统--这个政治旋转门的历程与普京有相似之处。自一战之后,土耳其的世俗化是由军队来保证的,埃尔多安逆转了土耳其的世俗化进程。他削弱了军队的影响力,土耳其政治中有了更多的伊斯兰教的影响。埃尔多安认为欧盟是一个基督教国家集团,减缓了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努力。

多民族的帝国是反民族国家的。对于曾经的帝国,民族主义是解体收缩后的产物,而且还与它们恢复往日荣光的企图相冲突。以民族主义推动帝国梦想,埋下了战争和自身毁灭的种子。

地缘政治

土耳其和俄罗斯是老冤家,数百年来战争不断。从17世纪19世纪,两国爆发了10次大战。第一场战争是奥斯曼帝国为阻止沙皇俄国兼并乌克兰而引起的。此后,俄国向西南方向的扩张以奥斯曼帝国为代价,克里米亚就是沙皇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取的。沙皇帝国步步紧逼,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丧师失地,几次主动挑起战争,企图挽回颓势,但只是遭遇更多失败,即使在拿破仑的支持下也是一败涂地。一再被削弱的奥斯曼帝国无力阻止俄国的扩张。1854年,英国、法国不能接受俄国进入地中海沿岸,因此卷入第九次俄土战争,共同对抗俄国。这就是著名的克里米亚战争,战争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英、法在克里米亚惨胜俄国,奥斯曼帝国得到的结果只是维持住战前的领土。在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中,俄、土两国都是敌人。在冷战中,两国也分属不同的阵营。

土耳其扼守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首都伊斯坦布尔坐落在黑海和地中海之间的狭窄水道边。沙皇俄国从奥斯曼帝国那里夺得黑海沿岸地区,但还是没有温暖的海岸线。俄国不能从几乎封闭的黑海进入到半封闭的地中海,更远离大洋。从19世纪起,土耳其就站在抵抗俄国向地中海扩张的前线。新崛起的帝国德意志与奥斯曼帝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大陆国家德国修建巴格达铁路,经过伊斯坦布尔进入盛产石油的伊拉克,这条铁路遭到英国的阻碍。1912年,英国和德国达成协议,德国做出一定的让步。但该计划以及德国的其他一些行动加深了英国对德国的猜忌,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个诱因。现在的土耳其仍是欧洲的门户。欧盟已和土耳其达成协议,欧盟出钱,土耳其出力,在土耳其境内阻拦难民进入欧洲。这些中东难民不仅给欧洲带来巨大的社会问题,还有恐怖分子混在其中,他们将伺机发动攻击。

俄罗斯现在仅有的海外军事基地在叙利亚的地中海沿岸,这是普京支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原因。俄罗斯有能力轰炸反阿萨德的武装组织,但对于较大国家之间可能发生的对抗,俄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更多只是象征性的。地中海的三个入口都非常狭窄,都不在俄罗斯控制之下,其中最便捷的一条经过土耳其。俄罗斯进入地中海的通道,在和平时期,航行自由;在战争时期,全无保障。俄罗斯也许还能找到一条通过里海、伊朗到伊拉克、叙利亚的漫长补给线,但伊朗在改善与西方的关系,而伊拉克的陆地又过于危险。

北约曾经是苏联为首的华约的敌人,现在站出来保护土耳其。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巴黎提醒俄罗斯说,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他希望两国给军机事件“降级”。北大西洋理事会(北约理事会)秘书长在与成员国商谈后宣布,北约团结在一起站在土耳其一边。这些表态必然能减轻土耳其的压力。北约其他国家与土耳其相互依赖,也相互制约。在叙利亚,美国领导了对IS的空袭(不包括俄罗斯),得到土耳其的支持。2003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入侵伊拉克的时候,土耳其反对联军使用土耳其的基地。盟军因此遇到很大麻烦,不得不另辟通途。

地缘政治中总是包含着文明的因素。俄国是一个东正教国家,普京和俄国东正教大牧首关系密切。东正教发源于东罗马帝国的土地。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消灭了东罗马,东正教的教徒成为穆斯林君主的臣民,其中有众多的斯拉夫人--俄国人也是斯拉夫人。仅此一点已经框定了两国关系。土耳其人为他们的辉煌文明而骄傲。他们的文明确实令人赞叹不已,但那是古代文明;在现代文明中,土耳其是一个后来者。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没有跟上现代化的进程,这是它一再战败的原因之一,因此被称为“西亚病夫”。1923年,凯末尔当选土耳其共和国首任总统后开始的世俗化就是为了把土耳其带入现代。

因为历史和地理的原因,今天的土耳其有意成为中东地区的领导者。伊朗也有此雄心。这两个国家的主体民族分别是突厥人和波斯人,不是伊斯兰教发源地和核心区的阿拉伯人。在民族主义时代,阿拉伯民族大概不会接受一个突厥国家为领导者,而土耳其和伊朗也远远不够强大。大中东地区的伊斯兰国家的不团结,还将长期继续下去,甚至阿拉伯民族内部也是矛盾重重。

叙利亚境内现在有100多个反政府武装组织。他们不仅和政府军作战,还和IS交火,彼此之间也往往敌对。一些反叛组织还与基地组织有牵连。基地组织与IS都是恐怖组织,却又素不相能。从中东到阿富汗,基地组织和IS的分支机构都在互相袭击。任何极端组织都是彼此的敌人,虽然它们非常相似,都信仰同样的教条。这是因为过于集中的权力和无上的教条不能容忍有同伴,它们只相信暴力和征服。

恐怖主义

所谓的“恐怖主义”不是主义,只是某个主义用恐怖来表达自己的方式。恐怖行为不是单纯的对无辜者的屠杀,背后往往有一整套思想体系和宏伟理想。在这个意义上,“恐怖主义”是意识形态在20世纪的延续。

历史学家有“短20世纪”的说法,从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89年冷战结束。重大事件的“结束”是一个延续多年的过程,不会是一个短暂的时刻。短20世纪是意识形态兴盛的世纪,可以把极端宗教思想看作意识形态的一种形式。

伊斯兰国(IS)以它的恐怖主义引起世人注意。在俄罗斯和土耳其的热烈争执中,IS似乎暂时被遗忘了。今年1月,法国《查理周刊》遭受恐怖袭击。在法国之外,今年10月在法国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之后,《查理周刊》事件才被“旧事重提”。法国的这两起恐怖事件都与IS有关。虽然有深远的历史因素,俄土两国的苏-24事件也是由IS引起的。普京说土耳其捅了俄罗斯“背后一刀”,表明这个事件出乎他的意料。在中东,想捅别人一刀的大有人在。在打击IS的同时,各方力量都在努力使自己在本地区的利益最大化。这是IS能够坐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IS产生在伊拉克的权力真空中。2006年,在美军入侵伊拉克3年之后,基地组织在伊拉克建立“伊拉克伊斯兰国”,骨干中不乏前总统萨达姆的军官。2011年,美军完全撤出伊拉克之后,伊拉克伊斯兰国迅速壮大,于2013年与叙利亚的一个反对派组织联合,改称“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参加叙利亚内战。“大叙利亚”包括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显然,以色列也被IS视为敌人。2014年6月,在占领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片区域后,其领导人号称“哈里发”,声称对整个伊斯兰世界拥有权威,为在全球实现真主的统治消除一切障碍。IS是逊尼派的圣战组织,实行恐怖统治,发动恐怖袭击。这个组织在取得阶段性成功之后改名为IS,表明它拥有了一个全球主义的理想。恐怖分子有坚定的信念,因信念成为恐怖分子。

美国在空袭IS目标,但美国总统奥巴马说过,美国不会陷入另一场伊拉克战争,不会派去地面部队。中东不再是美国对外政策关注的主要区域,美国早已有了新的目标。在IS肆虐时,美国继续向东亚“再平衡”。

二战之后的欧洲接受了纳粹种族主义的教训,民族主义处于低潮,愿意大量接受中东难民。在恐怖主义的威胁下,开放社会是脆弱的。即使能够保护本土安全,在本土之外也可能受到袭击。10月,俄罗斯的民航飞机在埃及被恐怖主义者安置炸弹,200多人死亡。目前看来,大中东地区的分裂与对抗对于该地区之外的国家不会产生大的影响,但欧洲是一个例外。欧洲需要更有效地保护其边界。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难民问题,包括移民的融合,欧洲将衰落下去。这对欧洲和整个世界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中东是21世纪的火药桶,恐怖主义的温床。如土耳其和俄罗斯所显示的,恐怖主义还可能诱发国家间的冲突。中东的水深流急,而且浑浊,看不到可摸的石头,外人尽量避免进入。

反恐武器

对于军事强国,IS完全不是对手。它的威胁主要来自恐怖袭击。在做好本土反恐准备之后,IS的威胁大幅度减少。

但在反恐名义下的国家间冲突威胁并没有减少。11月26日,俄罗斯宣布已经在靠近土耳其边界40多公里的叙利亚地区部署S-400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因配置的导弹型号的不同,S-400的最大射程在200公里到400公里之间。S-400是俄国最先进的远程防空导弹系统。IS没有作战飞机。

几年前,S-400曾经出现在土耳其的进口备选名单上,这说明土耳其当时没有把俄国视为潜在的敌人。其实,土耳其很难摆脱北约。击落俄罗斯军机的F-16是美国生产的,土耳其共有200多架。在与俄罗斯的这次事件之后,土耳其更难维持对北约的离心力。因此,它在中东发挥更大作用的企图也将受到牵制。

俄罗斯的海外军事行动也不容易。从目前的谈判看,对伊朗核计划实施的制裁可能在近期内取消。能源生产大国伊朗恢复石油、天然气出口,将削弱同是能源出口大国的俄国的经济发展动力。普京将更难维持一个军事大国的财政需求。

恐怖主义是政治的延伸,不是仅仅依靠武器可以消灭的。恐怖主义还是一个经济问题。中东的生育率高,就业机会却不多,这给极端组织招募人员创造了条件。因为需求下降,石油价格大跌,中东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性持续下降,将更缺少关注。在大中东的一些地方,恐怖袭击事件已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无论IS是否被压制住,在可预见的未来,恐怖主义还将继续溢出中东。

俄、土的两位总统的在位时间都很长。为了留在权力的宝座上,他们修改宪法;他们的强硬形象获得民意支持。在曾经的帝国中,强硬领导人受到欢迎,普京和埃尔多安都以“强人”形象赢取公众支持。如果他们表现得不够强硬,就可能失去本国的大批选民,这是他们不愿意付出的代价。他们未必不知道自己国家的弱点、战争的后果,但他们有一些模仿者,那些人也许不懂得如何克制。

俄土冲突是它们持续推进本国影响力和利益的结果,在民族主义方面如此,在地缘政治方面也是如此。这还不是全部。恐怖主义使局势极端复杂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炎黄贵胄四海行,喜大普奔一路发

免责声明|手机版|Archiver|喜大普奔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6-17 13:32 , Processed in 0.09931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3

© 2013-2020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