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喜大普奔168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95|回复: 0

爆炸性新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09: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爆炸性新闻

仙河镇这几天有个爆炸性新闻,打破了仙河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静生活,街头巷尾的议论让这个爆炸新闻传播率更广。村民的心头都萦绕着复杂的情绪。

可悲?可叹?可恨?好像都不是,也好像都是。

村西的大槐树下,街坊邻居们围在一起,摇头叹息之外,不时看向村东岭上的李富贵家。

李富贵死了,70岁的的李富贵死在自己家里,死讯还是村民刘庆军发现的,没有人知道李富贵具体的死亡时间。

那天,在闺女家住了半个月的刘庆军回到仙河镇的家,吃过午饭想下棋,就带着象棋溜达到村东岭上的李富贵家,想喊着老伙计一起下一会儿。

连喊很多声都没有人答应,刘庆军一边嘟囔着,“富贵哥,你这耳朵可是越来越背了”,一边使劲推门。

门没有锁,刘庆军很容易就推开了,打开房门的一刹那,一股刺鼻的气味从房间里飘出,刘庆军捂着鼻子,嗔怪老伙计:“我说富贵哥呀,你不会是拉到屋里了吧,怎么这么大味道?!”

刘庆军边说边往屋里走,片刻之后就被眼前看到的场景吓得连声大叫。

李富贵躺在大屋的地上,面色铁青,一动不动,手和脚面红肿,脚底颜色已经发紫。屋子里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刘庆军惊慌万分地奔出去喊人,很快,村长和一群胆大的村民就来到李富贵的家里,经法医初步推测,李富贵已经死亡10天左右,身上没有外伤,家里没有被人翻动的痕迹,死因是突发疾病。

村长对刘庆军说:“庆军叔,赶紧通知富贵伯的孩子们回来吧。”

刘庆军一把老泪爬在脸上,嗫嚅着:“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就走了?”显然,他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村长打电话给李富贵住在邻村的大儿子李大军,李大军20分钟就到家了,进门就开始哭天喊地地嘶吼:“爹啊,我上回回来您好好的啊,咋说走就走了呢?”村长恨恨地说:“你上回回来是半年前吧,20分钟就能回家都不回来,赶紧通知二妮和三孬!”

二妮在城里打工,在电话里泪如雨下:“爹啊,都说养儿防老,您俩儿子呢,可您却走得这么惨!”

三孬是李富贵最有本事的孩子,离家也最远,在几千里外的城市开公司,他和仙河镇的联系,也只是一月一次地给李富贵寄钱。上次回来应该是去年过春节的时候,本以为自己努力赚钱,让老爹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可惜他的钱,老爹再也不会收了。电话里,三孬冷静地说,“我马上去机场”。

大军、二妮和三孬都回到仙河镇的时候,村西大槐树下的“新闻发布现场”有了新话题,和李富贵同病相怜的留守老人,突然就从李富贵的死不瞑目中嗅到了一丝丝同病相怜的味道。

李大娘说“老了老了,不中用了,说不定哪天死都不知道……”

赵大爷说“养儿防老,富贵养的好儿啊……”

王大伯说“以后咱们也有个照应,隔些天去家里看看,省得都不知道啥时候死的……”

李富贵的死,让仙河镇开始笼上了一层悲苦的气息,关于留守老人的晚年生活问题,关于女儿和儿子的赡养义务问题,至今都没个定论。大家只知道,因为李富贵的死,他独居多年的家里重新又有了生气。

哭天抢地的悲怆声、捶胸顿足的抽泣声连同飘飘扬扬的孝条,构成一幅诡异的画面,在李富贵已经冷寂多年的家里,看起来是那么诡异。

作者:苗君甫

來源:简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炎黄贵胄四海行,喜大普奔一路发

免责声明|手机版|Archiver|喜大普奔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10-17 18:33 , Processed in 0.14104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3

© 2013-2020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